服务热线

0898-08980898

网站公告:
欢迎来到本网站

百事2代理

当前位置: 首页 > 百事2代理

美国最后一场总统辩论将举行 专家:大选不是支持谁,而是反对谁

发布时间:2020-10-21 12:26:47点击量:109

据CNN报道,当地时间10月22日21时至22时30分(北京时间10月23日9时至10时30分),美国总统、共和党总统候选人唐纳德·特朗普和前副总统、民主党总统候选人乔·拜登将在田纳西州纳什维尔举行第三次总统辩论。

美国无党派总统辩论委员会此前公布了第三次总统辩论的六大议题,分别是抗击新冠疫情、美国家庭、美国种族问题、气候变化、国家安全、领导力。辩论将分为六个部分,每个部分持续15分钟,每位候选人在主持人提问后都有2分钟回答时间,之后展开辩论。

这是美国11月3日大选日前两人的最后一次面对面交锋,也是两人事实上的第二场辩论——由于特朗普感染新冠且拒绝举行线上辩论,此前原计划于10月15日举行的第二场总统辩论被取消,两人当天晚上分别在两个平台上举行了与选民的对话。

在第一场总统辩论陷入混乱、第二场总统辩论被迫取消、距离大选日仅15天的背景下,第三场总统辩论有哪些看点?特朗普和拜登将采取什么策略争取选票?今年的美国大选本质上关于什么?就此,新京报记者独家对话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约翰·桑顿中国中心主任李成。

美国最后一场总统辩论将举行 专家:大选不是支持谁,而是反对谁(图1)

拜登将继续打“疫情”“种族问题”牌 特朗普或试图引入新话题

新京报:美国无党派总统辩论委员会公布了第三次总统辩论的六大议题,你怎么看这几个议题?

李成:这六大议题都非常重要,同时也是美国选民目前最关注的议题。

首先,美国疫情正处于前一波还未结束、新一波又要到来的阶段,这影响着每一个人。从数据上看,美国确诊人数超过800万、死亡人数接近22万,33个州的感染人数超过湖北感染数、13个州的死亡人数超过湖北死亡数,但没有一个州采取过像湖北或武汉那样的封城措施,疫情不可谓不严重。但即使到现在,还有很多人在辩论是否需要佩戴口罩。因此,这个话题在辩论中是必然出现的。

其次,美国的种族问题目前非常尖锐,对社会结构、今后发展都将是一个极大的挑战。除此外,气候变化、国家安全、领导力也都是备受选民关注的议题。

整体而言,这些话题都对拜登有利,也是拜登希望聚焦的话题。特朗普可能会比较希望谈法律秩序、经济等议题,但事实上他在这两个问题上得分也不多。

新京报:即将到来的第三次总统辩论,特朗普和拜登分别会采取怎样的策略?这次辩论是否会像前一次一样陷入混乱?

李成:由于这是美国大选日之前的最后一次总统辩论,特朗普和拜登应该都会努力争取摇摆州的支持。

从拜登的角度来说,他希望能在大选中获得大胜,因此会继续在疫情、种族问题、领导力等方面强化对特朗普的攻击,同时在最高大法官提名一事上强调那位保守的候任大法官一旦上任就会取消奥巴马全民医保,由此为自己争取更广泛的支持。在辩论中,他可能会紧扣这些议题,努力不让特朗普转移话题。

从特朗普的角度来说,他可能会希望引入新的议题,以改变目前对他不利的局面,争取还未决定投谁的选民的支持,尤其是在竞争激烈的一些摇摆州。 对主持人来说,由于有了第一次的经验,这次辩论可能不会像上次那样混乱,但两人相互尖锐的攻击仍然会出现,甚至可能会更加猛烈。

“不是关于支持谁,而是关于反对谁”

新京报:您认为此次美国大选,最核心的议题有哪些?

李成:在今年的背景下,美国选民显然更关心国内议题,而非对外关系例如中国议题。我认为,以下这七个议题是美国选民目前最关注的:

第一,特朗普本人就是一个非常具有争议的话题,可以说是最有争议的议题。换言之,对于大多数选民而言,这次选举的焦点不是拜登,而是特朗普;不是出于是否喜欢拜登,而是出于是否厌恶特朗普;不是关于支持谁,而是关于反对谁。这也是今年大选最鲜明的一个特点——以往的大选虽然也关注候选人本人,但更多还是看双方的政策,然而这一次大选已经变得非常情绪化,尤其是由于价值观和理念的根本冲突,疫情和种族矛盾爆发使美国社会的分裂、极化越来越严重。对美国的很多民众来说,特朗普不是在缓和冲突,而是不断在火上浇油。

第二,新冠疫情。令人担忧的不仅是目前仍在扩散的局势,而且人们不知道今年冬天甚至明年会是什么状况,很多人认为未来半年的疫情可能比之前更严重。

第三,美国经济,包括失业率创新高、是否应该全方位重启经济、是否应该重开学校、重启后如何防控疫情等。此外,更严重的是美国贫富差距进一步扩大,疫情期间美股市场表现不错,但这和实际经济情况是脱钩的,只会导致富人越富,贫富差距也就越来越大。这也是美国经济本身就存在的一个问题。

第四,种族矛盾和对非裔和拉美裔的制度性歧视。

第五,最高法院大法官任命,因为新法官任命会牵涉到很多有争议的问题,譬如奥巴马的全民医保、美国文化中非常重要的女性堕胎权等。

第六,选举日是否能顺利选出总统。这次大选和以往都不一样,很多人担心11月3日无法得出结果,因为特朗普近几个月一直抨击邮寄选票,称这是美国史上最可能欺诈的一次选举,这意味着他很可能输了也不会承认。若是出现这种局面,可能会引发宪政危机。

第七,围绕两位候选人一些非常耸人听闻的故事。譬如拜登儿子涉腐败问题、特朗普疑似逃税漏税等。

新京报:您认为此次美国大选本质上是关于什么?

李成:我觉得这次选举和美国过去一百多年的总统选举都不同。

以往的大选,很多人关注的是两党政策的不同、对各自利益的利弊。但对于这次选举,民主党和共和党都有人说,这是光明与黑暗的抗争,是正义与邪恶的较量,是良知与愚昧的冲突。这种说法凸显了这次选举中不可调和的矛盾。

中国问题未成焦点议题 两党存在很大分歧

新京报:为何中国问题没有成为此次大选的焦点议题之一?

李成:此次美国大选,特朗普和拜登的第一次辩论、之后的与选民的对话都没怎么提到中国。副总统候选人辩论中虽然设置了和中国相关的议题,但最终两位副总统候选人却没有正面回答那个关于中国是美国的竞争者、战略对手、还是敌人的问题,而是回避了。这一方面体现了中国问题存在复杂性,另一方面也因为候选人无法确定美国选民对这个问题的答案和态度。

值得关注的是,特朗普和他的竞选团队在新冠疫情问题上一直甩锅中国。但目前美国主流媒体和民主党对甩锅中国不感兴趣——因为甩锅中国就意味着减轻了特朗普在各个问题上的责任。

此外,从民主党和共和党最近的表现可以看到,两党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不尽相同。拜登和哈里斯方面称特朗普的中国政策是失败的,言下之意就是他们的中国政策和特朗普是不一样的,也就意味着两党并未在中国问题上达成一致。从拜登此前的言论、美国众议院成立中国问题工作小组、国会通过指责各种形式的反华议案等方面可以看到,民主党和共和党在中国问题上存在很大的分歧。甚至进一步讲,共和党的外交政策精英在中国问题上的态度也不完全一致。

今年投票率或创新高 仅3%左右的选民仍在摇摆

新京报:大选日前最后一次面对面交锋,会影响两人的选情吗?

李成:目前距离美国大选日仅有2周左右,在以往的选举中,这个时候大约有6%或者更多一些的选民还没有作出决定;但在此次选举中,还未决定的选民大约为3%。也就是说,绝大多数的选民都已经决定好了要选谁,因此除非辩论中有非常令人震撼的特殊情景出现,否则这次辩论不会对两人的选情造成太大的影响。

从另一个角度说,特朗普对拜登的攻击主要集中在年龄大、没有经济政策、造成美国城市混乱等方面,都是老生常谈;拜登对特朗普的攻击也将重点放在新冠和种族歧视问题上,不会有太多新内容。因此,辩论基本上不会改变目前的选情。

新京报:据美媒报道,截至10月18日已有超2600万人参加了提前投票,是2016年同期投票人数的六倍。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

李成:此次竞选过程中,特朗普不断说邮寄选票不靠谱、存在欺诈,引发了外界对于他不会和平交接权力的担忧。也是因为这一点,民主党人不断呼吁选民尽早投票,所以很多州都出现大批选民排队投票的现象。另一方面可能也是考虑到持续的疫情,一些人不希望挤在大选日当天投票,所以参加提前投票。

事实上,以往大选的投票率大概在50%,但今年可能达到65%左右破纪录的新高。从提前投票就能看出,民主党注册选民的投票率非常高,这对于拜登来说显然是好消息。

目前拜登选情占优 大选日无法选出总统或引发宪政危机

新京报:距离大选日还有不到半个月,你认为还可能出现什么“惊奇”吗?

李成:变数还是存在的。首先,民主党和共和党肯定还会不断推出打击对方的新内容,也就是所谓的黑料。但特朗普如果想要人为制造一些大的“惊奇”,可能会受到美国媒体、民主党的牵制。此外,所谓新料是否会起作用、是否会改变选民的态度,还未知。

现在最令人担心的,是11月3日的大选日无法选出新总统,这将给美国带来宪政危机。但这也是不确定的,若有一方能以压倒性优势获胜,就不会有太大争议,因为华尔街不会让这种不确定性、混乱的状态持续,各大利益集团也会及时做出调整。

不过,大选过后的街头争议闹事、两党支持者的抗议肯定还是会出现的,很可能会持续一段时间。但真正大规模的社会混乱或内战,是可以避免的。

新京报:你怎么看待特朗普和拜登目前的选情?

李成:不管是从目前的民调,还是其他方面来看,拜登的优势都是比较明显的。我们可以从多个角度来看:

首先,很多人或许认为,拜登和2016年的希拉里可能面临着相同的状况——即大选前民调持续大幅领先,但最终却输给特朗普。但需要注意的是,上次大选中的民主党是分裂的,桑德斯的支持者不支持希拉里,最终要么没有投票要么转而投给了特朗普。然而这一次民主党非常团结,反倒是共和党内出现了分裂的声音,如马里兰州共和党州长公开表示不投特朗普、许多共和党知名人士转而支持拜登。

其次,从特朗普本人的角度来说,对他的不支持率(disapproval rate)一直高于60%,居高不下。这就是我前面所说的,这次大选关键焦点在于选民如何看特朗普总统,或者说选民投票不是出于喜欢拜登,而是出于反对特朗普。

再次,在2016年的大选中,蓝领工人、65岁以上老人、城郊居民这三大群体大部分都把票投给了特朗普,然而这次的民调持续显示,他们大多数都会投拜登。在关键的多数摇摆州,拜登的支持率也要高于特朗普。

此外,拜登的筹款金额要远高于特朗普,仅在9月就比特朗普团队多出1亿美元。这些因素综合在一起可以看出,拜登的选情明显要优于特朗普。但最终谁能胜选?是否会有十月惊奇、大选难产、宪政危机的情况出现?只有时间才能给我们真正的答案。这也是这次美国大选与以往总统选举之不同之处。